实博体育首页国际登录

变脸
2024-01-08 19:58:00  作者:张健  
1
听新闻

  我的注意力集中在舞台上,那个滑稽演员的变脸技艺,真的达到了炉火纯青、登峰造极的地步。

  突然,我的手机响了,屏幕上显示,是我所在地的市文联的固定电话号码。我心里一阵惊喜——前不久,我参加了一个“扶贫攻坚”题材的文学大奖赛,是市文联主办的。

  我的第一反应是:有人给我报喜来了。经验告诉我,倘若参赛稿不被看好,一般情况都是石沉大海、杳无音讯。

  心潮澎湃、百感交集的我,立马跑出文艺演出现场,去接电话……

  果然,是喜讯。对方是市文联的副主席,法人代表,姓胡。胡主席郑重其事地告诉我,我的中篇小说《农家泪与笑》,力压群雄,在近一千篇参赛稿中脱颖而出,并且独占鳌头,着实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……

  我激动得差点落泪,要知道,自己虽酷爱舞文弄墨,但在文学大奖赛中获此殊荣,确乎还是第一次。

  我颤抖着声音,说了很多千恩万谢的话,特别用了几个颇为文雅而得体的颂扬和感激的成语,譬如,“慧眼识珠”“没齿难忘”……说着说着,我鼻子一酸,眼泪就吧嗒吧嗒落在了地上,嘴角倒是挂着自豪与欣慰的微笑。

  听见胡主席又作了强调:“张健老师,由于你获得了一等奖,周主席等市文联的同志,当然也包括我,很希望最近两天你能到市里来一趟,把你的获奖证书领走,顺便,咱们好好叙叙……欢迎你的到来!”

  这下,我着急了:“胡主席,不好意思,虽然我恨不得插翅飞到咱们市里,但是,眼下,我正在几千里之外参加一个文事活动,至少四天后才能结束。天哪,这可咋办啊?”

  “四天?别说四天,就是两天,恐怕黄花菜都凉了!”胡主席显然有些失望,语气也生硬起来,“很多人对这一大奖可谓望眼欲穿,而你有了宝贵机会却不懂得珍惜!该通知的,我已通知到位,何去何从,你看着办吧!这是个任性时代,谁也左右不了谁!”

  我刚要再说话,电话啪的一声挂了。我知道,胡主席生气了。

  这可如何是好呢?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——团团转,恨不能立马变成神通广大的孙猴子,从屁股上拔根猴毛,噗地一吹变成两个自己。然而,我无法变成孙大圣,自然没有分身术。要不,买张飞机票飞抵市文联?可眼下的这个文事活动对我来说,也相当重要呵!

  咋办,咋办?咋办?!

  我突然想出一个好办法——让自己所在县域的作协主席王河帮着代领获奖证,王主席最近一直在市里办事儿。这样安排,还有一个好的作用——客观上,可以让家乡的文学界同仁晓得我到底有几斤几两。就算不能让文友们刮目相看,但至少足以让他们不敢轻视!

  思虑到这儿,我便给胡主席回拨了一个电话,极尽恭敬谦卑之能事,表达了自己的想法。胡主席不冷不热地说:“也好,代领获奖证也不是没有先例!”言毕,啪地又挂了电话。

  我重返文艺演出现场,坐了下来。

  台上,变脸游戏愈加让人目不暇接、眼花缭乱,然而,我却无心欣赏,感觉心在一点一点增加重量。身边的一个文友见我心不在焉、魂不守舍,用胳膊捣了我一下,提醒我缓过神来,好好看台上的变脸。

  我赶忙报之一笑,竭力掩饰住自己的心神不宁、忐忑不安。

  台上的变脸达到了高潮,热闹得无以复加……

  我却觉得有种恐惧感兼及凄凉感袭上心头,却不知究竟为什么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对我而言,简直是度日如年。盼星星盼月亮,好歹总算盼到了文事活动的结束。我咬咬牙,买了一张高铁动车票,风掣电驰般返回家里。

  我还没卸下沉重的行囊,爱人就把那个烫着金字、艳红底色的获奖证塞到我手里,戏谑道:“祝贺大作家,获得了文学大奖赛三等奖!”

  “啊?”我瞠目结舌了,“咋,咋,咋会是三等奖呢?”

  “人心不足蛇吞象!”爱人依然没个正经地说,“王主席送获奖证时,老是絮叨说,市文联看在他的面子上,只收了你的参赛评审费,不再追加你的获奖证工本费——我的意思是,如果你还想在文学上走得更远,就从牙缝里省点钱,请人家王主席等名流吃顿饭、喝盅酒吧!”

  我两臂明显发抖,鼻子一酸,泪洒获奖证……

  “你哭了,感动的?”爱人温柔而爱抚地把手搭在我肩头上说,“在没宴请王主席之前,今晚,咱们俩先庆祝庆祝。哦,对了,昨天是你的生日,今天我给你补上,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嘛!”

  我头耷拉着,默不作声。

  “知足常乐,亲爱的!”爱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“换个话题吧,快告诉我,你在外地参加的那个文事活动,印象最深的是啥玩意儿?”

  “变脸!”我脱口而出,随后,使劲儿将手里的获奖证抛向空中。那个泪迹斑斑的“火凤凰”在空中划出一个并不优美的弧线后,一头栽进“张口等吃”的垃圾桶……

标签:文艺演出;电话;胡主席
责编:滕方